首页 L优生活 Q生活卡 L悦生活 U维生活

587亿的去向

发表于2020-08-11

根据最新一份《财政预算案》,2018/19年度财政盈余587亿,较原来预算多161亿,本应该是香港的大喜讯,但刚发表的《财政预算案》却显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,在演辞的第二段开始不断重申经济风险、环球经济的不明朗因素,彷彿即使有多于估算的巨额盈余也不能大破悭囊,于是政府投放在福利、医疗及教育等範畴的经常性开支总是不符比例。

《财政预算案》也有增加医疗的经常性开支,表面上看似大刀阔斧,但香港政府的医疗开支佔国民生产总值在国际仍属于低水平,就算以近年的速度增加开支也远远追不上。情况就好像有一名打工仔每年获得加薪15%,老闆表面上看似出手阔绰,但如果这个打工仔的时薪只有$8,他就算每年大幅度加薪也生存不了。

这风格并非陈茂波独有,特区政府的套路总是如此——有盈余就谈风险,有赤字就谈危机;谈经济发展要大胆,谈福利就需谨慎。政府永远不会正视香港人所需,经济发展计划却一大堆。《财政预算案》已经相当公式化,夸张地说可能这份预算案是否由AI撰写也难分辨。

量入为出的骗局

政府在福利开支的审慎态度来自「量入为出」的原则,但《基本法》107条「量入为出」的规定向来含糊,结果成为一句废话。

要说「量入」,政府一直有考虑收入的稳定性。大幅度增加福利(经常性)开支的声音一向存在,但即使政府有盈余,都经常说收入主要来自卖地收益,并不稳定,于是总是持审慎态度。因此,特区政府在灭赤后更倾向搞单次拨款,或者成立各种基金(如「关爱基金」、「未来基金」),根本没有诚意解决香港在福利政策上的结构问题。

然而,香港一直依靠卖地、薪俸税及利得税收入,而这些收入必然受经济週期影响而波动,乃政府财政的结构问题。

这次《财政预算案》不能「免俗」,先提提市民「印花税和地价收入一向极受市况影响而波动」(第12段),花大量篇幅讲外围经济的风险因素,然后定论「今年的环球经济前景充满变数,将会制约本港经济表现。考虑到内外形势的最新发展,我会善用二零一八/一九年度财政盈余,提出一次性措施,支援企业,利民纾困。」(第22段)政府从来没有打算解决(当中牵涉官商勾结的问题,政府从无动机解决)收入不稳的问题,因此政府永远可以用「量入而出」的藉口来推搪投放大量资源解决社会问题。

何况经济有周期,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府也不可能有「稳定收入」。就算不似香港政府以靠卖地收入、薪俸税与利得税,在国际分工的世界体系中,很多国家受大量外围因素影响都身不由己,尤其是产业单一、依靠出口的国家。关键在于作为一个有经验又有承担的政府,加上香港库房丰厚、没有负债,缘何「量入为出」的结果总是在福利、医疗、教育的投放上总是「少出为妙」?

「量入而出」本应是一个审慎的合理理财态度,但在特区政府手里就沦为一个不认真解决社会问题的藉口。

两种态度

卖地收入不稳定众所皆知,但是否稳定与长线会否有收益是两个不同概念。政府持有土地,同时主导了卖地时间表,政府很有条件「待价而沽」,这种情况下卖地收入就更加不稳定,但只要地价持续上升,不稳定不代表低收益。

不错,地价不一定会持续上升,但有趣的是当政府推销「明日大屿」,全世界的支持者(包括政府与经济学者)都觉得卖地收益会大幅度补助填海支出,一反政府的保守立场。同样原理,政府可以假设「一带一路」、大湾区等等计划可以为香港带来发展机遇,即有利香港经济发展(税收),缘何又不愿意相应地提高福利开支?

特区政府有两个脑袋,搞基建、经济发展的时候就极度乐观,态度积极;福利政策上却理财审慎,态度保守。就算(强调是「就算」)基建投资成功、经济发展蓬勃,于是政府税收增加,政府又会说收入不稳定、有风险,所以要居安思危,结果又不会投放资源在长远福利政策之上。

按需而出

「量入而出」是一个理财原则,但政府、社会运作并非单纯是一盘数或者一个投资组合,更加牵涉社会公义、财富分配的问题。然而,我们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,于是最近香港医疗系统爆煲,有人提出一些令人惊讶的数字,例如病床数目没有跟随人口(尤其是老年人口)增加、香港的医生/市民比例在国际中属极低水平,我们才发现政府投放在医疗的开支增减没有逻辑——没有考虑人口增长、没有考虑人口结构,有没有考虑地区因素(如兴建医院)。

政府是不为而非不能,因为政府可以随意抽走投放在福利上的开支,然后社会出问题、民怨四起时又可以随手掏出几亿「舒缓问题」。因此,「量入为出」之先我们更加需要确立「按需而出」的原则及逻辑。政府不会有这思维,因为政府早困于(但也享受)各种利益关係中,但我们不应只喊「不要什幺」,更需要清晰告诉政府我们需要什幺。

反对派有责任提出一套比政府更符合社会公义的理财哲学,而不是停留在派不派钱、派多少、怎样派的泥沼上纠缠。

「量入而出」是一个骗局,虽然我们可以做的不多,但至少要保持清醒。

相关文章︰

政府连续多年有盈余,为何每年都只短期「派糖」?派钱的悲歌调高长者综援合资格年龄背后,是「无关人情」的行政思维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大家正在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