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L优生活 Q生活卡 L悦生活 U维生活

镜子凭空照出「烂脸老人」!道士一丢铃铛…下秒椅子腾空砸来

发表于2020-05-29
镜子凭空照出「烂脸老人」!道士一丢铃铛…下秒椅子腾空砸来

文/俄式酸奶

*续上集*

这个鬼故事有点长,但算是酸奶少数看过很不错的俄国鬼故事!话不多说,来看看通灵道士(乱讲话)怎幺样降妖除魔吧!

-----故事开始-----

晚上,也许是个美好的夜晚。在我不慌不忙地前往处理事情的路上,提着的袋子有点重,这一点让我觉得蛮开心的(酸奶:里面感觉都是酒)。我没告诉奥尔嘉我哪时候会到,所以当我到的时候,他们几乎已经处于紧张的崩溃边缘。

恐惧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很大,他们甚至让一个陌生人进到自己家里,这真的是完全绝望的人,才会做的事情了吧。

人为什幺在晚上的时候比较容易觉得害怕,白天的时候就不会呢?其实不管白天、晚上,这些鬼魂都是会现形的,只是人们在阳光普照的时候不会害怕,所以他们也无法靠近。但晚上就不一样了,天黑让人害怕、缺乏安全感,所以这些鬼魂就可以出来吓人。

「你的背包里面,有可以对抗超自然现象的武器?」奥尔嘉紧张地问我,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「嗯啊,之类的。」在紧张之际,我拿了一瓶啤酒坐到镜子旁边,打开,爽快地喝了起来,「咕噜咕噜咕噜,喔好爽,终于可以喝酒了!」(酸奶猜测无误,俄国人真的做什幺事都要来上一点酒)

「你这是在干嘛?」

「听着,」我打断了她的话,目不转睛地盯着走廊:「为你们好的话,应该要请你们离开这栋公寓,这样你们才不会看到可怕的景象。但我懂你们一定不会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。既然这样,为了防止意外发生,妳跟妳的孩子都必须答应我,不准踏出这个房间一步。明白?」

「这里会发生什幺事?」

「不知道,」我喝了一口啤酒:「反正应该会蛮欢乐的吧。听好了,现在跟你们住在一起的这『东西』想要把你们杀了,他会把你们弄到发疯才甘愿。迟早有一天你们早上醒来,第一个看到的是一张丑脸贴在你们眼前,妳的心脏就被吓停,然后剩妳儿子独自一人跟『他』相处。」

「这时候妳儿子就会被他附身,接下来儿子不是发疯,就是会用任何一种他喜欢的方式自杀。」

我看到他们的脸,随着我讲的每一句话越变越惨白,也感觉到恐惧慢慢地佔据他们的理智,整个人呈现惊慌状态。连我都能感觉到了,「那东西」一定也都感觉得到,那「他」差不多也该出来了,毕竟恐惧对他来说像毒品一样。

在我的演说快结束时,厨房的地板突然吱吱作响。就是现在!我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袋子,在房间门口倒了一些啤酒,再撒了一点猫毛。

「如果你们离开这个房间的话,我会马上走人,你们就只能跟『他』自己想办法好好相处了。自己想清楚,好好地待着。」

奥尔嘉点点头,紧紧地把小孩按在自己身边。很好,她真的了解事情有多严重。也就是说应该不会发生什幺意外。

语毕,我拿起一包那种到处都有卖的普通镀银小铃铛,把一整包倒进我风衣的口袋里,然后来到走廊尽头的镜子前,死盯着镜子喝酒。

镜子凭空照出「烂脸老人」!道士一丢铃铛…下秒椅子腾空砸来


▲一般俄国民房里的走廊。(示意图/俄式酸奶提供,请勿随意翻拍,以免侵权。)

大约15分钟后,角落闪过一个黑影,是一个驼背的老人,他开始来回踱步,不看我一眼。但没差,我也不赶时间。

老人猛地转向我,这时从婴儿房传出咯咯咯的笑声。我听到奥尔嘉吓得尖叫,真的很后悔那时候让他们留下来。笑声一下子就停了,镜中的老人在角落看着我,现在我已经可以看清楚他的长相了。

他是一个已经溃烂一半的老人,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,尤其是他用憎恨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,他的脸真的蛮丑的,反正就是个典型的独居老人吧,极为厌世那种,跟其他独居老人唯一的差别,应该就是他已经挂了。

突然,厨房的地板开始吱嘎吱嘎地响,我想都不想地就往那里丢了一个铃铛。铃铛发出了令人烦躁的声音,同时一张凳子从厨房飞出来,不偏不倚地砸到我的手。我跟椅子搏斗了一小会,但这个时间已经够这个老怪物逃跑了──镜子变得空空如也。

「靠邀!」

我闭上眼睛仔细听音辨位,但我只能听到奥尔嘉的喘气声跟她儿子的哭声。我悄悄地经过小孩房,看了一眼挂在床对面的镜子,镜子也是空的,现在只剩厨房了。

一个噁心的玩具笑声突然从小孩房传出,打断了我前往厨房的路。我回到镜子前,老怪物在那边,我稍微有点放心了。他就在小孩房的镜子里对我邪笑着。

「你是谁呀?」

声音不是从镜子传出的,而是镜子反映出他在房里站的相对位置。根据经验,我不能把视线移开镜子,所以我盯着这个老怪物看,顺便又啜了几口啤酒。

「你怕死吗?」

这次的声音是直接贴着我的背传出来的(酸奶:x的!感觉超噁欸),我拿起第二个铃铛丢到背后,从镜子中的反射看来,他很痛苦。现在整个房间都在我的视线中,他也知道,当我第二次丢铃铛的时候,我就可以闪掉所有障碍物,然后把镜子砸破-也就是说,他可以第二次去见阎王了。很好,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!

「你到底想干嘛?!」他原本发出咯咯咯的噁心声音瞬间转为尖叫。

无聊,每次的套路都差不多。我不发一语,只是静静地边喝啤酒,边看着这个在房间里窜来窜去的老怪物。不过只要我盯着他,他就怎幺窜都窜不出这个房间。为了加快驱魔仪式,我又丢了一个铃铛到背后,老怪物又愤怒地大吼。

房间里的东西开始飞来飞去,但没有一个是往我这边飞的。一切都很顺利,直到奥尔嘉的白痴儿子把门打开

「亚尔图,回来!」

每个故事总是要出现一颗老鼠屎,嘿没有错,亚尔图就是那颗。

*续下篇
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

大家正在看